海参网

产量差不多销路却一般 大部分海参养殖户亏本

      编辑:海参       来源:海参网
 

▲琅琊镇海边,很多养殖户把海参苗直接撒到大海里进行野生养殖。



▲ 海参喜欢黑暗的环境,因此海参苗都是在漆黑的大棚里养着。



5月10日上午,黄岛区琅琊镇的海参苗养殖场内,养殖户杨洪勇捞出一个箱子看了看说,长得还不错,随即露出了微笑。就海参的销售来说,他刚刚经历了一个最冷的季节。“八九成的人都赔了,我们还算不错,没赚成钱 ,也没赔多少”,杨洪勇并没有显得特别难过。不远处是他的1000亩海参养殖池,再远处的海域里,他的500亩天然海参养殖区内,海水正泛着清波。杨洪勇说,海参没有大小年,明年也许会好些,也许更难过。

参苗没卖,全抛进自家海中

5月9日晚6点多,黄岛区胶南商城农贸市场里,卖蛤蜊、鲅鱼、黄花鱼的摊位前人声鼎沸,而买海参和鲍鱼的却客流稀少。

“往年80元一斤卖得挺好,今年50元一斤也卖不动”,在市场里卖了20多年海货的崔大姐分析说,高收入家庭吃野生的,不吃养殖的;普通家庭里,只有老人或者孩子需要保养身体才会吃点海参。碰巧赶上吃婚宴的酒店来订购,一天能卖百八十斤;差的时候一天就卖三五斤。

干海参情况也很不好 。旁边的汇鑫干海产品店里,卖货的王女士说,今年经济形势一般,再加上送礼的不敢送了,收礼的不敢收了,干海参一般的一斤也就1000元钱到1300元钱,比往年掉价好几百元。她自己家就是养海参的,和周围认识的养殖户们一样,今年基本都赔了。

5月10日上午,琅琊镇的海参苗养殖场,养殖户杨洪勇告诉记者,“今年海参养殖是近年来最糟的,海参苗也不赚钱,上一季两个养殖场五万斤参苗,全倒进自家海里了”。

收获之前,谁也不知道收成

海参苗吃的是天然海泥,是从海底抽上来的,里面含有多种矿物质和微生物,现在专门有人采集之后送到养殖场。海参不喜光,不耐高温,也不耐低温。有光亮它就不吃食,这就是为啥海参苗养殖场里一片漆黑的原因。另外,这些家伙们超过20℃会夏眠,冬天水温低时又冬眠,如果天然养殖 ,一年要睡6个月。夏天如果连续是晴天,水温高一点海参就化了;如果接连下雨,气压太低,又会缺氧死亡。万一海水质量有轻微污染,也会导致海参大量死亡。

“养海参是高风险产业,套用最近一部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来说,我们是在刀尖上养殖”,琅琊镇已经养了10年海参的杨洪勇说,即便有技术,有经验,也只能控制风险,不能避免风险。

海参有三种养殖方式:大棚养殖,圈养和天然养殖 。大棚养殖 ,是用大棚控制水温,海参生长快,价钱也便宜,琅琊镇没有这种方式。圈养就是修起拦海坝,在海参池子加入人工鱼礁,可以用加氧设备控制含氧量。冬天可以把圈养的海参运到南方,“北参南养”,生长期要两年,价格相对较高。最贵的就是天然养殖,让海参在礁石上自然生长,生长期要三年,营养丰富,口味鲜美。风险是,如果环境不合适,天然养殖的海参会逃走。

“海参不吃食的时候,都在礁石缝里藏着,你就是穿潜水服下去也看不到;吃食的几个月,就是收获的时候了”,杨洪勇说,在没有收获之前,没有人知道收成如何。有时候捕捞完一个池子,却发现没有几个海参,这才知道海参可能化了或者死了,好几个月的劳作投入打了水漂,那就是养殖户们欲哭无泪的时刻。

产量差不多,销路却一般

每年的三月到五月,十一月和十二月,是岛城海参的收获季。杨洪勇的海参上半年已经“收割”完成,产量也和往年差不多,但是收入至少降了两成多。

“我的养殖区,是农业部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国家还能补贴点资金”,他说,由于对养殖原料控制高,再加上是低密度养殖 ,他的养殖场圈养海参一斤是50元钱,1000亩能有20万斤;天然养殖的,一亩只能收二三十斤,120元一斤。

天然养殖的,有固定消费群体,并不愁卖。价格低,销路较难的是圈养海参。为了走量,杨洪勇注册了品牌,并在珠山路开设了专卖店,此外像很多养殖户一样,他也到网上寻求出路,不过效果并不怎么好。

多位养殖户们都说,就海参的收成来说,今年是最糟糕的年份。有不少养殖户准备放弃或者转型,但是不知该往哪里转比较好。

百姓都来吃,海参业才能迎来春天

前年85块钱一斤,去年65块钱一斤,今年50块钱一斤,这是杨洪勇给出的鲜海参卖价。杨洪勇说,自从2012年中秋节过后,海参行情就不断走低,除了受狠刹送礼之风,奢侈之风的影响,送礼和酒店使用变少之外,产业自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海参养殖的冒进。

2000年的时候,琅琊镇开始探索养海参,此前基本都是养虾养蟹,开始的几年,确实是像大海里捞金,风险大,收益高;随后附近村民一拥而上,甚至不少从没搞过养殖的,也加入到承包海滩搞养殖的行列。

2004年琅琊台景区附近的一亩海滩,承包价是每年300元到500元一亩,2008年左右是1000元至2000元一亩,随着冒进期的到来,现在已经涨到了每亩每年5000元到7000元。有的人是用银行贷款,还有的向民间借贷借钱养殖,今年这种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已经有不少人在转让海参池,有的已经抵押给了民间借贷公司。杨洪勇说,琅琊镇附近,70%的海参育苗企业已经停产了。

“每个行业都有调整期,现在正是洗牌的时候”,杨洪勇说,现在大家的生活条件都提高了,很多家庭吃得起海参,但是还没有形成消费习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海参泡发比较麻烦。因此,很多人大力生产即食海参,8厘米的即食海参一二十元一个,在市场上挺受欢迎。

杨洪勇说,普通老百姓都来吃了,都会吃和习惯吃了,海参业才能真正迎来春天。另外,现在是北方人吃海参的多,南方人吃得少;沿海人吃海参的多,内陆人吃得少。如果能打开南方和内陆市场,海参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文/图记者 姜振海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编辑: 李敏娜]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