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参育苗基地500)this.width=5,海参网">
海参网

山东青岛即墨市田横镇海参苗价格下跌了三成还难卖

      编辑:海参       来源:海参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海参育苗基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刚刚出水的秋海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海参苗和毛毛虫一样大 

每到十月份,山东青岛即墨市田横镇附近村子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接待来自福建等地的南方商人,最多不过一个月,这些大小老板会递上近亿元的钞票,带走过亿头海参苗。然而今年,海参育苗户很纳闷,前两年纷至沓来购买海参苗的南方老板们,怎么还没动静?连日来记者采访了解到,福建等地迅速扩张的海参养殖遭遇滑铁卢,加上气候影响,福建老板们暂时还在为买苗的事观望。

望眼欲穿,南方客户还不来

都说10月的田横岛有三怪:一怪大小宾馆人满为患,入住者基本上都是操着南方口音的外地人;二怪海参苗养殖户穿胶鞋开豪车,忙得不可开交;三怪银行门前排成行 ,居民大清早就去排队准备查账收钱。这三怪在今年的田横岛,却没有那么明显。

田横镇,包括泊子、周戈庄等村,几乎所有的家庭都能与“海参苗”挂上钩。以前进入10月中旬,家家都拿到了南方养殖户的订单,整池的海参苗被提前预订一空,最多不过一个月,至少有一两个亿进入当地人腰包。

今年23岁的小刘子承父业,已经从事了两年海参苗养殖。“往年这个时候,福建的客户早来了好几拨,今年却还没见一个客户。”站在田横岛周戈庄的养殖基地里,小刘无奈地说,今年的客户比去年至少少了三成 ,现在基本上都是打电话问价钱的。小刘告诉记者,南方养殖户们传递的信息是“受信贷政策影响,钱贷不下来,而且亏得太多了,等等再说吧”。

海参苗价,降了三成都难卖

海参苗养殖户张先生的主要客户就是南方人,他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自家百亩地里近三万斤海参苗到现在还“无人问津”。“南方人要的多是8到20个头的,这个规格的苗去年135元/斤左右,今年熟人要可以100元/斤,今天上午他们还说要压到95元/斤。”说起今年的价格,张先生很无奈。而200到300个头的去年230元/斤左右,今年降到了150元/斤左右,150到200个头的去年170元/斤左右,今年跌至120元/斤,这么算下来,今年的海参苗价格普降了三成。

价格的大跳水,让田横一批年轻的养殖户感到了危机。“可以说今年八成都在赔钱。”小刘说,大家都有恐惧感,现在养的人太多了,买的人又太少,明显有点供大于求,很担心滞销。小刘说,池子腾不出来,就没法开修锅炉进煤冬季保苗,后面的很多事都受到影响。以往这个时节,镇上的旅店也一房难求,街上停的多是外地牌照的豪车,今年这种情况也少了。

北参南养,高利润恐不再

不完全统计,田横镇上大大小小的育苗户加起来有2000家,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伴随着北参南养的推广,以散户为主的福建的水产养殖业在近些年迅猛发展,而南方人也成为了田横海参苗的重要客户。

近几年,随着海参市场的繁荣 ,霞浦逐渐成为我国南方最大的海参养殖基地,2012年全县海参养殖规模达11万网箱,总产量15000多吨,比去年多了一倍多,产值20多亿元。由于福建本地没有海参苗供应 ,每年福建地区海参养殖户都要从山东、辽宁购进海参苗。海参苗从山东购买后,拉回去进行吊笼养殖。因为南方海域温度适宜,海参苗吃海带生长快,一般长到第二年5月就可达到成品参规格,然后大量的海参将返销山东等地,成为桌子上的美食。

“今年怎么样也不会有去年赚得多了。”80后育苗户李杰章告诉记者。海参育苗的利润究竟有多少?一位养殖户曾对记者说,大家都争着养,一年不挣个几十万元没人干,多的挣100多万元并非难事。然而,前来购买的客户减少了不少,这让养殖户对今年的效益打了个问号。

文/图 记者周晓荷 杨冰(署名除外)

连线福建

海参扩张又生病,养殖户直喊赔

记者辗转多人联系到了福建宁德霞浦海参养殖户林先生。林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从2009年开始从事海参养殖,曾经赚得很多,可今年明显感觉力不从心。每年十月份,他都会到青岛采购规格较大的参苗养殖,次年四五月份就可以进市场销售。“今年养的人太多了,而且天气不大适应 ,卖不出价来。”林先生说,他去年投入的300多万元,今年只收回来100多万元,剩下的几乎全部打了水漂。是不是还要继续,林先生没有给出答案。

福建《东南快报》记者陈聪文曾经在 10月初对霞浦海参养殖做过采访,回忆起采访经历,他告诉记者,在霞浦赔百万元很正常,赔千万元的也有。山东省海水养殖研究所仲维仁刚从广州、福建考察回来,他同样说去年养海参的,赔钱的大有人在。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北参南养供给量超过2万吨,同比翻了一倍,占去年海参总产量的14%。“由于霞浦海参养殖历史短,苗种、加工、销售市场都严重依赖北方市场,海参养殖户的利益蒙受损失,打击了养殖积极性和信心。”这是福建宁德海洋与渔业局的官方说法。

“南方养殖户的积极性不高,和今年春天海参生病有很大的关系。”仲维仁分析,由于水域的海参养殖过于密集,海水流动性不强,加上水质有所下降,对海参的生长带来较大的影响,同时,海参养殖多是由房地产老板等其他行业老板投资,聘人经营管理,也存在管理不尽心的现象,综合导致了南方春季海参价格抬不上去,养殖户利益受损的现象。目前福建省海参加工企业甚少,不少为大连等地收购商收购,这都使得当地海参不再享有定价权,一降再降。

“南方养殖户确实积极性不高。但大规模的弃养,在南方暂时还未出现。”仲维仁表示,或许12月左右,田横将会迎来部分南方客户,育苗户可以再耐心等等。

反思

参苗养殖密度应当控制了

据悉,由于水质好等因素,田横岛的海参苗一直以成活率高,病害也少而在南方客户中拥有良好的口碑,这也成为不少外地客户绕开其他地方跑到田横来的原因。但今年等客户的经历,让一批80后年轻育苗老板感到了危机。

仲维仁在采访中也表示,虽然有着良好的口碑,但田横岛的海参苗与莱州 、东营、威海等地相比,并不具备价格优势,加上育苗技术和其他地区相比也没有明显的优势,因此流失了一部分客户。

山东好当家股份有限公司往年也有一部分参苗从即墨田横采购,但是随着全产业链海参养殖加工体系的建设,好当家也开始在自己的海域建设育苗基地。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自己育苗一来减少采购成本,更重要的是要从源头上控制参苗质量。

“最初,田横镇的海参育苗户只有百余家,如今迅速扩张,势必会影响海参苗生长发育的环境。”仲维仁表示,迅速扩张导致密集养殖,还可能会导致海参质量的下降。他建议适当减少养殖密度,推动育苗产业发展得更加规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